算了太傻了

头像是我的狗,他超可爱,我超爱他的

好好说话

不,我从没认为过应当压抑或否定抑郁症。我支持倾诉,支持把内心的真实想法说出来,即使你认为它是可耻的、荒谬的、有害的。倾诉是绝对必要而且有价值的。
我反对的只有一件事,就是自怨自艾。疾病是反复无常的,那些情绪和想法来临时我们无法控制,但这不代表我们必须相信它们。我们可以选择。患病与否不可选择,但我们可以选择自己对待它的态度,我们仍然有机会掌控自己的生活。
如果就那么相信自己是无力的没有价值的、相信世界是阴暗的未来是绝望的,那就是相信了抑郁症的谎言,就是让它赢了。我相信没有人想让它赢的。
我第一次出现抑郁症状是在初中的时候,现在差不多是第五年了。我用了五年的时间才想明白这个道理:只有自己能救自己。家人和朋友的支持、医生和药物的辅助,是必要的(所以感觉自己有抑郁倾向的朋友一定要告知亲近的人&去医院检查!),但不是决定性的。康复是自己的责任,是必须由患者自己完成的过程,其他任何人都不能代劳。
这个认识对我是一个重大的突破,现在我把它送给你们:只有自己能救自己。只有自己能救自己。

评论(3)

热度(10)